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与舅妈-乱伦小说
我与舅妈-乱伦小说
  我今年24岁,是东部某国立大学的新生,由于求学的关系,使我必须离开台中而远赴花莲求学。而对于从不住学校宿舍的我来说,住的问题--实在让我大伤脑筋!!!!所幸在舅妈的同意下,我顺理成章的搬进了舅妈的家。
  又因为舅舅长年在国外经商且与舅妈的感情滨临破裂也间接的促成了这篇文章的诞生…
  舅妈今年35岁,可是身材却保养的如此之好,丰满的胸部,纤细的柳腰,浑圆的臀部,在配上一双毫无赘肉的长腿。Oh…我发誓只要是男人都一定想上我舅妈,当然我也…(呵呵你们知道的嘛!!)但我只能以偷看舅妈洗澡来解决我的性需求。
  就在某天傍晚,舅妈对我说,明天菲佣请假且她晚上将参加友人的生日派对要很晚才会回家,叫我不用等她,累了可以先睡,说完后舅妈就上楼去打扮,只留下我和那一位看起来傻不隆冬的菲佣。
  我鼓起勇气以残破不堪入耳的英语告诉她:请她先回家休息,我可以照顾自己。她听完后很高兴的回去了,此时舅妈也下楼了,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后也出们了,唉!只剩我一人独守这栋豪宅了,心情真是郁卒啊!!我只好回房间去了。
  躺在床上,我幻想着舅妈今天穿什么样的性感内衣裤?是蕾丝?是缕空?是T字裤?还是没穿?又想到舅妈洗澡的情景,心中的慾火不停的燃烧着且不争气的懒教也顶的和天一样高,真我受不了了,好想完完全全的解放一下。于是我到舅妈的房间翻箱倒柜寻找着舅妈的内裤,却意外的发现舅妈竟有上百条各式各样的性感内裤,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可用万国旗来形容。
  却又同时在衣物换洗篮内看到舅妈所换下的红色丝质内裤,我小心翼翼的将它拿起来并且放在手把玩,幻想着我的手正在抚摸着舅妈的神秘禁区,也从内裤上闻到了成熟女人的特殊气味,我疯了,我真的g在舅妈疯了,我的手不停的上下套弄着我的懒教,直到它把精液完全的射在舅妈全的射在舅妈红色内裤底,我才满心欢喜的收拾残局回到我的房间里……
  回房后的我,也因为刚才的过度兴奋和冲动之下而全身汗流浃背,于是我洗完澡后,便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而大约在凌晨一点左右,我被开铁门的窸窣声吵醒了,心想可能是舅妈回来吧!于是我穿了一件背心后就下楼去了,但我却忘了穿短裤。
  下楼后,只见舅妈醉醺醺的对我说:小豪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我笑着对舅妈说:我习惯很晚才睡,(舅妈哪知道我是被她吵醒的…)
  我看着舅妈泛红的脸颊问到:舅妈,你喝醉了,要不要我帮你呢?
  舅妈笑着说;那就麻烦你背我上楼了。
  我连忙应声好好没问题!(因为这是触碰舅妈惹火身材的最佳时机,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呢?呵呵…)
  于是我赶紧蹲下,好让舅妈能趴在我这宽厚又结实的背上(因为小弟我受过二年的特种部队洗礼,自然练就一身好身材,Oh…Sorry,又扯远了)
  当舅妈把她那36D丰满的胸部,纤细的柳腰及神秘的三角地带完完全全的与我背部密合时,我那不争气的懒教却早已经顶的和天一样高了,我趁机把双手靠近舅妈的大腿内侧隔着黑色丝袜偷偷的抚摸着。
  一切就序后,我忍受着懒教的涨痛,背起了舅妈,一步步的走向三楼舅妈的房间。而舅妈身上所散发出的浓厚香水味也更刺激了我想上舅妈的念头……
  到了舅妈房间后,我将舅妈轻轻的放在床上,回头冲了一杯热茶给舅妈后,我告诉舅妈我要回房间去睡觉了。但是舅妈却要我留下来陪她聊天谈心。
  我心想也好,只要能与舅妈单独在一起,就算今晚不睡觉也无所谓。我告诉舅妈:「可以啊!但是让我先回房间去穿裤子,好吗?」
  只见舅妈笑着对我说:「其实舅妈很开放,并不在乎只穿着内裤在家走来晃去,我们都是一家人,而你也不必太拘束,就把这儿当做自己的家,况且舅妈平常在家的穿着就是内衣裤,所以你也不必太在意,懂吗?」
  只是…只是…,我紧张的反问舅妈:「只是什么呢?」
  舅妈朝着我涨痛的懒教望一眼后,笑嘻嘻的告诉我:「只是你的鸡鸡也太可怕了!竟然能钻出内裤外,到底有多长啊?」
  我羞怯的告诉舅妈:「平常大约4寸,勃起时大约有7寸长左右。」
  只见舅妈露出惊讶的表情,我趁机又问舅妈:「鸡鸡太长会不会引起女性的反感啊?」
  而舅妈的回答却是让我又惊讶又高兴。她说:「舅妈不晓得一般女性对有大鸡鸡的男人是否会反感,但是,舅妈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舅妈就是喜欢有大鸡鸡的男人,而你的鸡鸡,舅妈更喜欢。」
  (Oh不晓得舅妈是在说真心话?还是在说醉话?且不管当时舅妈所说的是真心话还是醉话,当时我简直是爽翻了。)
  但是我却告诉舅妈:「舅妈你真的喝醉了。」
  舅妈只是笑一笑并不回答。
  而令我非常惊讶的是,舅妈真的很开放,并不避讳的与我聊了好多性话题,从如何接吻、如何爱抚、如何口交、如何插入、到如何变换体位…等。活生生的帮我这个处男上了一堂丰富的性教育,也让我深深的感受到舅妈是一位走在时代尖端而且对性观念很开放的女性。我猜想可能是与舅舅婚姻濒临破裂的因素吧!
  而在聊天的同时,舅妈总会摆出一些很煽情、很猥亵的动作来故意挑逗着我,或者有时乾脆撩起那已经短的不能再短的黑色连身迷你裙来让我一览她的裙下风光。
  (Oh…舅妈今天所穿的黑色T字型小裤裤竟是那样的迷人,那样的性感。神秘地带只用一块小的不能再小的黑色小布覆盖着,而裸露在裤外的阴毛是那么的乌黑、亮丽、有光泽。而后面,根本没有任何的布料覆盖在舅妈那雪白又浑圆的臀部上,只有一条细线清楚的将臀部隔开着。)
  我完全的被眼前的景像所吸引着,只是呆呆的望着。舅妈彷佛看穿了我的心思。轻声娇柔的对我说:「喜欢我今天穿的小裤裤吗?」
  我点点头。
  舅妈又说:「想不想要我今天穿的小裤裤呢?」
  我又点点头。此时,舅妈却用极挑逗的口吻对我说:「那就赶快过来将我的小裤裤脱下,好让我性感、神秘的三角地带能在小豪面前完全的无所保留。舅妈早已经等不及了,赶快啊!」
  (OhMyGod!拼命的挑逗着我,是不是看了我的大懒教后,淫心大动了呢?)
  但碍于伦理道德的关系,我却迟迟不敢向前去脱下舅妈的性感小裤裤。
  舅妈却说:「抛开你心中伦理道德的束缚,让舅妈带领你进入性的领域,让你真正的体会到性所带来的欢乐与刺激。」
  (天啊!舅妈的思想这么的前卫、开放。)
  我在也把持不住了。我索性的走到舅妈面前以羞怯的口吻告诉舅妈:「舅妈,我还是处男,没有任何性经验,我怕…」
  舅妈望着我的大懒教淫淫的笑着对我说:「小豪放心,在往后的日子里舅妈会好好的调教你。而今晚就照舅妈刚刚所教你的一步一步慢慢的来。」
  于是,我跪下来疯狂的亲吻着舅妈的大腿内侧,而不安份手也开始慢慢的在舅妈的神秘地带轻轻的抚摸着,虽然隔着内裤,但我清楚的感受到舅妈的私处是那么的湿润、温暖。我将头慢慢的埋进舅妈的私处,隔着内裤开始舔舐着舅妈的私处。而舅妈为了配合我的舔舐也将穿着黑色吊带袜的双腿跨于我的肩膀上。
  或许是成熟女人所散发的特殊气味吧!我拉开了绑在腰上的蝴蝶结,将舅妈的性感小裤裤拿掉,而映入眼前的是早已泛滥成灾的黑森林。我更疯狂的舔舐着那一片泛滥成灾的黑森林并用手指慢慢的在小穴内抽送着,而舅妈所流出的爱液我更是不敢浪费,完全的将它吞下。
  而舅妈所发出的浪叫声,也更加速了我血液的流动。
  「嗯…嗯…啊啊…好舒服嗯啊…小豪好棒喔!把舅妈舔的这么舒服…嗯…嗯……舅妈真的爱死你了…嗯…啊啊。」
  听到舅妈这样的赞美,我更拼命的舔舐着舅妈的小穴并加快了手指抽送的速度,而舅妈也扶住了我的头,好让我的舌头能更接近她那迷人的小穴。
  我想舅妈大概也受不了我这样的疯狂进攻,喘息的对我说:「小小豪,我们何不先脱去身上的衣物呢?」
  于是,我缓缓的站了起来,脱下了穿在舅妈身上的那一袭黑色连身紧身且无袖的洋装,而舅妈所穿的黑色内衣也是如此的性感,我只看到两块小圆布分别的盖在舅妈粉红色的乳头上及绑在乳沟中央的蝴蝶结。
  我顺手拉开了蝴蝶结,拿掉了不算是胸罩的胸罩,双手也开始把玩着舅妈这36D的傲人胸部。
  正当我要低下头去吸吮着舅妈粉红色的乳头时,舅妈却笑着对我说:「小豪先别着急嘛!先让舅脱掉你的衣裤,好吗?」
  (哪有不好的道理呢?)
  我点点头并道声:「好啊!」
  舅妈脱掉了我的小背心后俏皮的对我说:「舅妈要脱你的内裤了喔!你要有心理准备喔!」
  舅妈话一说完,便蹲在我的大鸡鸡前轻轻的拉下了我的内裤并赞叹的说:「哇…小豪你的鸡鸡真的好大、好粗、好壮喔!舅妈真的爱死你了…」
  说完后便缓缓的站起来,并用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喘息的对我说:「小豪…抱我、吻我…」
  我抱住了舅妈并慢慢的将双唇移到舅妈的面前,当四片唇紧贴在一起时,舅妈不自主的将她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口腔内恣意且疯狂的搅动着,我也轻轻的吸吮着舅妈的舌头,双方你来我往的互相吸吮着。这一吻足足吻了10多分钟之久。
  接着舅妈轻轻的将我推倒在水床上,看着我的大鸡鸡淫荡的对我说:「小豪就让舅妈来好好的伺候你吧!我的亲哥哥!」
  舅妈趴卧在我的双腿中央并用灵巧的双手不停的上下套弄着我的大鸡鸡,时快时慢,有时也轻轻的抚摸着我的懒蛋及肛门。动作是那么的轻巧、柔顺,深怕一不小心会弄痛我似的。
  我渐渐的发觉到舅妈早已把我的大鸡鸡当成了她的最爱。霎时间,我深深的觉得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此时舅妈也将头埋进了我的双腿中,开始品嚐着我这一根布满青筋且赤红火热的大鸡鸡。
  舅妈以灵活的舌头不停着在我的龟头及马眼上来回的舔舐着,接着,舅妈将我那七寸多一点的大鸡鸡含入了口中并开始上下的套弄着。我感受到的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与快感。
  我遂而座起来静静的欣赏舅妈吹箫的表演。我看着我的大鸡鸡不停的在舅妈的樱桃小口内进进出出,像活塞运动一样的规律。
  舅妈吐出大鸡鸡淫荡的问道:「小豪…舅妈这样搞你…舒服吗?」
  我喘息的对舅妈说:「舅舅妈…好舒服…好好棒喔想不到口交竟是这样的舒舒服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舅妈笑着说:「等会儿的插入会让你感觉更舒服,更有飘飘欲仙的感觉。」
  我不禁怀疑的问到:「真的吗?」
  舅妈笑而不答的深情望着我。舅妈再度将我推倒在水床上并将大鸡鸡含入口中,又开始上下套弄着。
  我喘息的告诉舅妈:「舅舅妈…让小豪也来品嚐你的小穴好吗?」
  接着,我们转成了69姿势,我也再度将手指插进舅妈那泛滥成灾的小穴中快速的来回抽送着并开始舔舐着舅妈的小花蕊。舅妈的浪叫声再度响起。
  「嗯…嗯…啊啊…好舒服嗯啊啊。」
  舅妈的爱液越流越多,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舅妈兴奋的程度。
  在我拼命的抽送着手指及疯狂的舔舐小穴之下,舅妈她受不了了。
  舅妈转头喘息的对我说:「小…小…小豪舅妈…受不了了舅妈要要要干你。」
  说完便扶着我的大鸡鸡往下坐下去。
  (当大鸡鸡全根没入舅妈的小穴那一瞬间,我才发觉舅妈所说的原来真的。)
  「啊喔大鸡鸡就是不不一样嗯嗯舒服。」
  我感觉到我的大鸡鸡已将舅妈的小穴撑的满满的,丝毫的没有一点空隙。舅妈的小穴是那么的紧缩、那么的富有吸力,彷佛要将我的大鸡鸡吸进无底的深渊中。舅妈开始疯狂的用小穴上下套弄着我的大鸡鸡,舅妈那36D的丰满乳房也因她的激烈运动而不停的上下晃动着。
  我的双手也开始搓揉着舅妈的乳房及乳头。舅妈喘息的问我:「小小豪舅妈这样的干你舒舒服吗?愉快…吗?」
  我也喘息的回应道:「舅舅妈这样的干小豪小豪好舒服也好愉愉快舅妈的小小穴真的好棒干的小豪好舒舒服。」
  舅妈听我这么一说后,也更加疯狂的用小穴套弄着我的大鸡鸡。
  「嗯嗯大鸡鸡把把舅妈塞的好好满好满啊啊」
  「嗯喔啊啊舅妈不行了喔喔嗯啊。」
  突然一股滚烫的阴精淋在我的龟头上,我知道舅妈已经高潮了。可是舅妈并没有因为高潮后而让她的小穴离开我的大鸡鸡,反而以缓慢的速度继续的套弄着我。或许因为激烈过度吧!舅妈已经趴在我的身上疯狂的亲吻着我的乳头、耳朵、脖子及嘴唇。我更加的可以感受到舅妈的野性与狂野。
  舅妈轻柔的告诉我:「小豪,从今晚起你已经不在是小孩了,而已经是个大人了,你要怎样感谢舅妈呢?」
  我羞怯的告诉舅妈:「就让小豪以大鸡鸡来填满舅妈,让舅妈更舒服、更满足。」
  舅妈却以挑逗的口吻轻声对我说:「就看小豪如何表现了,不要让舅妈失望喔!」
  我淫笑着对舅妈说:「今晚,小豪就要让舅妈的小穴臣服在我的大鸡鸡之下。」
  说完后,我把舅妈轻轻的抱起并放在柔软的水床上。而舅妈也把双腿放于我的肩上,准备迎接我的插入。我将这7寸长的大鸡鸡徐徐的推进了舅妈的小穴中并用九浅一深的方法开始来回的抽送着。
  「喔…大鸡鸡把…把舅妈填的真满…嗯嗯啊…啊…舅妈舅妈舒服嗯嗯…」
  我也把双手放在舅妈的胸部上并用指尖轻轻抠着舅妈那粉红色的乳头。
  「嗯啊…嗯喔小豪真的真的好会插穴…插的舅舅妈好舒服喔…啊…嗯快快用力的插舅妈快用力」
  听了舅妈这么说,我加重了力道并开始快速的抽送着。而舅妈也疯狂的扭动着腰部以回报着我更用力、更快速的插入。
  舅妈彷佛像是一头饿坏了的母狼,拼命的以小穴吞噬我的大鸡鸡,我拼命的用力插着舅妈的小穴,彷佛要将舅妈的小穴插破似的。而舅妈的浪叫声也越来越大声,我知道舅妈已完全的沉醉在性爱的世界里。
  「嗯嗯啊…喔…嗯小豪干的好舅妈舅妈啊嗯爱爱死你啊」
  就在我这样拼命的进攻之下,舅妈在一次的达到高潮了。舅妈死命的抱着我,狂吻着我,而我的背早已被舅妈的双手抓出了上百条的血痕。
  舅妈喘息的告诉我:「小豪…你真会真会插穴插的插的舅妈爽死了」。
  我丝毫没有要让舅妈有喘息的机会。我把舅妈的身体翻了过来并把舅妈的臀部移高。接着,我从后面在一次的把大鸡鸡插入了舅妈的小穴内,我的大鸡鸡恣意的在舅妈的小穴内来回的进出,每一次的进出都将舅妈推向了另一个高峰。
  「嗯嗯喔啊喔小豪用力的干干舅妈啊嗯用力小豪干干的舅舅妈好舒服喔啊嗯」
  或许这种姿势是最容易让女人达到高潮的,我大约来回抽送一百下左右,一股滚烫的阴精再度淋到我的龟头,我知道舅妈又达到高潮了,我不但没有拔出大鸡鸡,反而更快速、更用力的插着舅妈的小穴。
  舅妈的爱液也随着我的进出而慢慢的自小穴中流出,而那一双黑色吊带袜也因舅妈爱液的滋润而变得闪闪发光。
  「喔小小豪小豪太会太会干穴了舅妈舅舅妈又快高潮了快快用力啊嗯嗯啊喔喔」
  我也喘息的对舅妈说:「舅舅妈的小穴小穴也干的小小豪好舒服好好爽喔嗯啊舅妈的小穴好棒啊」
  舅妈疯狂的对我说:「就让舅舅妈和小豪一起嗯啊到达高高潮好好吗?」
  我也因此更快速的干着舅妈的小穴。就在我疯狂的干穴之下,舅妈再一次的高潮了,当阴精再度淋到我的龟头时,一股想射精冲动涌上了我心头。
  我喘息的告诉舅妈:「舅舅妈小豪快要快要射精了」
  舅妈疯狂的对我说:「小豪小豪喔嗯射在射在舅妈的口口中好吗舅妈想吞下你的处男精精液快让舅妈吸吮吸吮你的大鸡鸡」
  于是我离开了舅妈的小穴而倒躺在水床上,舅妈整个人趴在我的双腿中,开始用她那樱桃小口及灵活的舌头吸吮着我的大鸡鸡。我也把舅妈的樱桃小口当做是小穴一样,拼命的干着舅妈的樱桃小口。而舅妈疯狂的吮着,我疯狂的干着舅妈的小嘴。
  我再也忍不住了,憋了24年的精液终于全数的喷进了舅妈的小嘴内。对舅妈来说,我的处男精液就好像是玉液琼浆一样,舅妈一点也没浪费的将它全数吞下肚里。我深深的感觉到舅妈早已经和我融为一体了,我更相信也只有我才能满足舅妈的性需求。
  而在短暂的休息、爱抚、诉说情话及打情骂俏后,我顺手脱下了舅妈的黑色吊带袜并抱起舅妈走向浴室内。在浴室里,我和舅妈成了一对鸳鸯也因此共洗了令人羡慕的鸳鸯浴。当然,我还是忍不住的在浴室里又干了舅妈一次。
  我现在还是跟舅妈住在一起。不同的是,现在的我更可明正言顺的进出舅妈的闺房,更可以毫无顾忌的大干舅妈。因为,舅妈和舅舅在中秋节早上已经办妥了离婚手续。
  而舅舅为了给舅妈一个美好的回忆,也将这一栋价值上千万的豪宅送给了舅妈并给了舅妈一笔另人咋舌的赡养费,并要我好好的照顾舅妈。让他可以了无牵挂的移民国外。
  当然,我会好好的用我这根大鸡鸡来疼爱舅妈、照顾舅妈及满足舅妈的性饥渴。我相信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一定不会感到空虚和寂寞,因为,我有一个天天让我干穴的舅妈。而舅妈也将在这几天介绍她的闺中密友给我认识。
  当然,这又是另一个真实故事的开始。我深信在舅妈天天的调教之下,我一定会成为一位身经百战的干穴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