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表嫂2016-11-08
我的表嫂2016-11-08
   表嫂和表哥结婚的时候我还小,那年我刚8岁。记得婚礼上俊俏的表嫂被众人簇拥着和表哥一同进入洞房的时候,我心中竟萌起一丝妒意。
  转眼十来年过去了,表嫂为表哥生了儿子,人也由当年略显干枯清瘦的新娘变成了一个丰润性感的少妇。
  暑假到了,在国外常驻的父母对我这个住校生假期一人在家很是不放心,便跟姨妈打了招呼,要我去姨妈家过暑假。
  姨夫英年早逝,表哥和表嫂白天都要上班工作,所以姨妈也乐得我去陪她,而且我还可以帮忙照看她5岁的小孙子飞飞呢。
  第一个礼拜很快就过去了。
  白天表哥、表嫂上班以后,我做完了当天的假期作业就去陪飞飞玩,而姨妈则忙着打扫房间、做饭。大家倒也相安无事。
  一天夜里我肚子突然疼起来,去完洗手间回来路过表哥和表嫂的房门口时,里面的一阵响动使我停住了脚步。
  虽然由于房门关得紧紧的那声音很微弱,但却实实在在地传入了我的耳中。
  我好奇地将耳朵贴在房门上仔细辨听,心中不由得咚咚跳起来--里面好像是表嫂在「嗯、嗯」地哼个不停,还不时传来几声吱吱丫丫的床响。
  我突然间意识到里面正在发生着什么,脑海里立刻浮现出A片中的场面。
  同房-做爱-性交-肏屄这几个词语一下子浮上脑海。
  此刻的我像被钉在那里一样一动不动,全神贯注地听着里面的动静。
  这时房内睡床的吱丫声突然音量变得很大同时频率加快,听上去好像床马上就要坍塌,里面还夹杂着表嫂的叫声:「啊……啊……先别……别……我还没……」即而是表哥几声低沉的吼叫,接着便是一片寂静。
  过了一会,听到好像有人下床的声音,我赶紧蹑手蹑脚地回到我的房间。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阴茎刚才一直处于勃起状态,直到现在还不肯复原,贴近龟头部分的内裤已经变得又湿又黏。
  外面厅房里传来表嫂轻轻的声音:「我先洗一下,你等会。」接着是洗手间关门和冲水的响声。
  我的冲动再起,实在难以按耐下去,便闭上眼,脑子里一边交错想像着洗手间里表嫂的胴体和表哥在床上肏表嫂时的情景,一边用手攥住坚硬无比的鸡巴上下撸弄起来。
  从尿道口不断分泌出的润滑黏液粘了我一手,这使得在撸弄鸡巴时发出阵阵兹兹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里格外清晰。
  最后当精液以排山倒海之势射出时,我那件倒霉的内裤已污秽得不成样子。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我坐在表嫂的对面,第一次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了她一眼,表嫂低头用餐,没有注意我,而她那丰姿绰约的身体却彷佛一丝不卦般地映入我的眼帘。
  表哥跟表嫂上班去了,我迫不及待地偷偷溜进他们的房间,在那张昨晚让我饱受刺激的睡床上企图找到些什么。
  可除了发现几根不知是表哥还是表嫂的阴毛以外,其它什么也没看到。
  我不死心,继续翻枕头掀被褥,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表嫂特有的细嫩温柔的声音:「小溪,你在找什么呢?」顿时我给吓了一跳。
  【我的表嫂】第二章
  稍微紧张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找到了借口:「我刚刚看到一只老鼠跑进你们房间,就想把它抓住,这不,我正在找。」「老鼠?!」这回轮到表嫂紧张了。
  我赶忙话中有话地说:「不过不要紧,我一定会抓住它(她)的。哦对了,你不是去上班了吗,怎么又回来啦?」表嫂听我说完,舒了一口气答道:「上个礼拜天我加班,讲好今天我轮休,早上出门时我倒搞忘了。」「真的?!」闻此言我喜出望外。一个箭步冲到厅房,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抱起正在看漫画的飞飞像陀螺般地转起来,嘴里还喊着:「喔,妈妈今天不上班,在家陪你咯!」转了几圈我放下飞飞,回过头看到表嫂房间的门虚掩着,就走过去推开房门刚说出:「表嫂……」就见表嫂正在屋里换衣服,一套办公室套装和一条乳罩丢在床上,在家里常穿的那套白底粉花图案的睡衣裤子已经穿好,但上衣刚套上一只胳膊,表嫂那对白皙浑圆的乳房毫无遮拦地曝露在我眼前。
  我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嘴也变结巴了:「表…表嫂,我…我……」倒是表嫂若无其事地边继续穿衣边说:「哦,是你这个小鬼呀,没事,来吧。小溪,你想说什么?」我这才定下神,咽下一口口水,舌头尖舔舔涩涩的嘴角,慢吞吞地说:「表嫂,我想让你帮帮我,老师留的课外读物有很多地方读不懂,你能不能给我讲一讲呀?」表嫂爽快地回答:「好啊,没问题。你先回你的房去,我马上来。」我回到自己的房间,稍微布置了一下,把原本放在房中央的书桌推向我睡的单人床,使其一端紧紧抵住床边,屋里仅有的一把椅子紧挨着床放到书桌前。
  当然是我坐在椅子上啦,等会让表嫂去坐床上,这样不光保证我和她可以挨得很近,而且表嫂坐在床上没有移动的余地,后退不得。我心里美兹兹地想:真是天赐良机不可失啊。
  这时听见外面表嫂跟飞飞和姨妈交代了几句什么就向我房间走来,我赶忙从书包里胡乱翻出一本书,装模作样地读起来。
  「小溪。」随着一声轻柔的嗓音,她就像一阵清风吹进我的房间,房内立刻弥漫起一屡淡淡的幽香。
  表嫂站在我旁边,亲热地双手按住我的肩膀,低下头来和我脸贴脸地问:「来,让我看看你在读什么课外读物呢?」她翻看了一下书的封面,「哦,不就是一本《唐诗三百首》嘛,连飞飞都会背的。」「不是啊表嫂,飞飞背的都是简单的,我让你帮我的都很难。来,你坐在床上,我先去给你倒杯水。」我走到厅房,正好看到姨妈拉着飞飞要出门,姨妈冲我说了句:「我带飞飞去买菜,你和你表嫂在家吧。」就开门出去了。
  我又是一阵激动,捧了杯水回到房间并随手关上了门。
  我挨着表嫂坐下后激动得浑身直发抖,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只好在心里告诫自己要镇定。
  表嫂一边喝着水一边给我讲唐诗,我哪里听得进去,只是不停地敷衍着:「哦,是吗……哦对对……」我只觉得自己的嗓音都在发颤。
  表嫂眼睛离开书瞥了我一眼:「小溪你怎么啦?有点不对劲嘛。」我赶紧回答:「没什么的,我在听嘛。」这时我的右腿与表嫂的双腿紧紧地挨在一起,我把一直放在书桌上的右手偷偷挪到自己右腿膝盖处并一点点向前移,很快我的手碰到了表嫂的腿,那睡裤是真丝的,手碰上去的感觉真妙极了。
  因为不想马上惊扰表嫂,所以手一接触到她的腿马上就停止前进了。
  过了片刻,我觉得表嫂大概已经习惯我与她的身体接触了,就又开始做进一步的试探。
  我把右手向前推进到表嫂的大腿附近,这时表嫂出现了一点变化,原来富有生气的讲解开始变得有些机械,尽管还没有停下来。
  我的手不能撤回来,但也不敢再有所造次,只能原地呆在那里。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厅房里有了响动--是姨妈和飞飞买菜回来了。表嫂放下书说:「你自己先看一会吧,我去帮忙摘菜。」她拿起我放在她大腿上的手看了一下,轻声问「咦,怎么这么多汗?」再一看自己的腿上已经印上了一个巴掌大的汗渍。
  表嫂半开玩笑半嗔怪道:「你看你把表嫂的睡裤都搞湿了,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嘛?」我一边喃喃地说:「没什么!」一边鼓足勇气迸出一句,「表嫂,你……你真漂亮!」表嫂听了眉毛向上一扬,脸上露出甜甜的一笑,伸出手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脑袋,又像一阵清风似的飘了出去。
  我呆坐那里,心里不停地骂着自己:你真笨!真是个胆小鬼!
  吃过午饭,大家照例要午睡了。
  表嫂因为是OL,没有午睡的习惯,但飞飞非要缠着跟妈咪睡,而且还要拉着我作陪,我当然是求之不得。
  由于要容下三个人,表嫂便让我们一起睡她房间的大床。
  我和表嫂各躺一边,飞飞睡中间,我们都和衣而卧。
  不一会外面传来姨妈隆隆的鼾声,这边飞飞也打起了小呼噜。
  只有我和表嫂醒着--我相信她没有入睡。
  【我的表嫂】第三章
  「表嫂,」我压低嗓音叫道。
  「干嘛?」面向床外侧的表嫂回过头,隔着飞飞眼盯着我问。
  说话声音也很小。
  「我头痛得很,你能帮我按摩一下吗?」
  表嫂没答话,默默地翻身起来把飞飞小心翼翼地挪到她躺的那个地方,而她则来到中间挨着我躺下,伸出双手在我的头上按摩起来。
  同时关切地问道:「怎么回事小溪?刚才上午手上出了那么多汗,现在头又痛了,你是不是病了?」「没事没事,就是昨晚没睡好……」我一边心不在焉地答应着,一边闭着眼感受着身边表嫂近在咫尺实实在在的存在。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年轻女性特有的气息将我紧紧地包围着,令我痴迷、陶醉。
  很快,昨天夜里的那一幕又浮上脑海:就是现在身边的表嫂,就是在现在的这张床上……啊-啊-,我快受不了。
  想着想着我感到周身在热血沸腾,裤裆里的那个小东西也开始蠢蠢欲动。
  我冲动得不行,也不知从哪里来的那么大力量,从床上翻身跃起,将本来侧着身体给我按摩头的表嫂一下子压在了身下,紧接着就是一阵没头没脑的狂亲乱吻,下面的屁股同时也在一翘一翘地大动--此时勃起的阴茎对着表嫂的左右大腿根部、阴阜三角地隔着两层裤子一通横冲直撞,全然不得要领。
  起先,表嫂确实被我吓坏了,她十分惊慌地带着颤音说:「小溪,你…你…你干什么?!别这样,表嫂求你了。」我全然不理会表嫂的请求,头脑完全处于一种突然而来的高度兴奋状态,裤裆里那支硬梆梆的鸡巴虽然是隔着两层裤子,可毕竟是生平头一次接触到异性的阴部,顶撞了没有几个回合精液就狂泄而出。
  随着「喔-喔-」几声不自觉的哼叫,我瘫倒在表嫂身上一动不动,我折腾累了。
  望着表嫂那张脸--那张往日挂满微笑充满柔情的脸,现在却略带几分忧郁和一丝不解的神情,我突然害怕起来,怕她因我的鲁莽冲动而生我的气、恨我,甚至从此不再理我了。
  我嘴贴住她的耳边央求着:「表嫂,我错了,可我不是存心欺负你,我是真心喜欢你,你别生气,我以后再不这样了。」说着说着,我竟然不知不觉流出了眼泪,倒好像是我受了委屈似的。
  身下的表嫂长吁了一口气,伸出手替我抹去眼角边的泪水,说:「小溪,我知道你生理上已经长成大人了,但在心理上你还是个孩子,这种事情你不应该怎么早就去做。这样将来会害了你。表嫂真为你担心。」我赶紧辩白说:「不是啊表嫂,确实我自己早就开始打手枪了,但从来没有去找过女孩子,我平时还是蛮正经的。对你嘛,那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而且以前也从没想到过要这样,只是昨天夜里我去上洗手间,听见你和表哥在屋里……」表嫂听我说到这里,脸唰地一下边红了。
  「你这个小坏蛋,原来是在偷听别人的秘密,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她把手伸到我的腋下抓弄起来,我当然也不甘示弱,奋起反击。
  打闹之中,我的手碰到了表嫂的乳房,表嫂随即轻轻「哦」了一声,并一下停止了对我的「攻击」,我一怔,手立刻转向了她的胸部,并学着A片中的样子,开始揉弄表嫂的乳房。
  由于没有戴乳罩,真丝睡衣底下的乳房质感真切,连乳头由软变硬都能感觉得到。
  我想:我终于成功了,表嫂要成为我的人了。
  我一边告诫着自己千万不可像刚才那样乱来,一边小心谨慎地把脸靠上去轻轻地亲吻表嫂的脖颈、耳垂和头发。
  当我把嘴唇移向她的双唇的时候,表嫂却不情愿地躲开了。
  我不敢再蛮干硬来,只能顺着脖子往下吻。
  一边吻,一边慢慢地解开真丝上衣的纽扣,当我的脸和手直接接触到表嫂那嫩滑丰满的乳房时,我的心都要醉了。
  【我的表嫂】第四章
  我先用嘴含住表嫂左边的乳头,鼓起双唇慢慢地吸吮,再用牙轻轻地咬乳头与乳房的结合部,最后伸出舌尖在已红肿的乳头表面滑过来扫过去。
  这时左手也没闲着,手掌和除食指以外的四指攥着右边的乳房又揉又搓又捏,而食指则按在乳头上时而左右摇动时而划着圆圈。
  表嫂在我的初步攻击之下已完全丧失了抵抗力,并开始表现出「归顺」之意。她的目光死死地盯住我,并已变得似乎有些呆滞和模糊,嘴微微张开缓缓地喘着粗气并不时拌有一两声含混不清的呻吟,两只乳峰也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而剧烈地起伏着。
  以我的那点有限的性理论,我知道表嫂的这种表现说明她已进入兴奋期了。
  我的左手随即划过表嫂那平坦嫩滑的腰部及小腹直接伸入她的睡裤内,轻轻抚摸她那光滑的大腿。
  表嫂大腿的肌肤温度低于我的手掌,摸上去凉丝丝的,当我的手滑过她的大腿内侧时,表嫂竟忍不住地把嘴使劲贴住我的脸「哦」的一声叫了出来,我想她是大概是怕惊醒身旁还在酣睡的飞飞。
  差不多了,现在该是进攻花芯的时候了。
  我侧着身子,将右手从表嫂的脖颈底下穿过绕到她的右臂保持上体半拥抱的姿势,舌头重新在她的耳垂和脖子上舔起来,同时左手开始隔着内裤抚摸我昼思夜想梦寐以求的表嫂的那片神秘领地。
  我的手掌压在她的阴阜上,四指则弯曲着垂下去按在她两条大腿之间肌肉丰满的神秘宝地上,中指先上下后左右地摩擦着,我虽然此时还搞不准女人阴蒂的确切位置,但我估计这样较大范围的动作应该不会漏掉阴蒂的。
  果然,随着我左手中指在下面不停的移动,表嫂的呼吸进一步急促,热气一口口吐到我的脸上,同时上身开始不时地向上挺。
  又过了一会,表嫂伸手自己往下褪下身的衣服,我知道最后的时刻来了。
  我一边用手帮表嫂脱去睡裤和内裤,一边仍然显出不慌不忙的神态轻吻着表嫂的面颊,其实这是一种掩饰,而我内心里激动的不得了,浑身直要打颤,因为毕竟我马上就要生平第一次做那令人神往已久的男女交媾之事了,而且要肏的是我一直暗恋着的表嫂。
  表嫂的下身已被除光所有衣物,我已经等不得再去仔细欣赏玩味那花草圣地,我颤颤微微地挪动着双膝跪到表嫂的两腿中间,把自己的裤子、内裤褪到膝盖处,挺着还粘有些许陈旧精液的高高昂起的阴茎趴到表嫂光滑的身上,不管不顾地前后冲撞起来。
  表嫂被我撞了几下后,竟然用一种娇滴滴的腔调小声说:「等一下,还没插进去呢。」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捉到我的粗硬鸡巴往什么地方引了一下,顿时我感觉到进入了一个我以前从未来到过的天地。
  我知道我的大屌已经深深地插进了表嫂的嫩屄里,她那温暖而湿润的阴道包裹着我的阴茎,我现在终于和表嫂连为一体了。
  接下来我双肘支撑着身体开始了前后抽插动作,同时眼睛还在观察着表嫂的神情。
  表嫂在我每一下抽动之后都会轻轻地发出「哦」的一声,而且她面颊绯红,双眼紧闭,不肯看我。
  我想她是害羞,恐怕我是第一个除表哥以外肏她的男人。
  可能我的动作过大,身下的床又开始发出吱吱的响声,表嫂双手使劲按住我的屁股,我不能以全身的力量抽送在表嫂阴道里的阴茎,只好改为以小腹和两胯为支点轻轻地抽插。
  这样床不再响了。
  望着身下随着我的抽插动作不停地前后摇动的表嫂,妩媚而不乏端庄,忘情而不显狎亵,我不由得贴近她的耳根一边喘着气一边告诉她:「喔…喔表嫂,喔…你、你真好!真美!我太…太爱你了!」表嫂没说话,只是把手紧紧搂住了我的后背,恐怕我跑了似的。
  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表嫂的阴道在明显地一下一下地吸吮我的阴茎(我长大成人后才知道那就是所谓的「活子宫」在起作用,成百上千的女人里也不一定能找到一个,当然这是后话),在这种吸吮作用下,我愈发地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奋力地做着最后的冲刺,阴茎和着表嫂的吸吮在她的阴道里快速穿插抽动,我已经感觉出全身绷紧已经到了极限,就好似奋力攀登的人登顶后收不住脚,就要顺着后坡那铺满白雪的斜面全速下滑,势不可挡。
  「喔…表嫂…我爱你…我爱你…爱你……」伴着这一阵低声的吟叫,我的双胯极快地撞击着表嫂的大腿内侧并发出叭叭的声响--我射精了。
  一股热流带着麻麻的、酥酥的感觉顺着脊椎骨涌上来并迅速传遍全身,此时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完】